财富经融

济南农商行被举报牵涉30亿诈骗 ??银行回应:恶意中伤 ?当事人称:对举报的每一个字负责

  图片来源:摄图网

  端午节期间,一封关于济南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济南农商行”)及当地监管领导的文章引发热议。

  6月8日,一个名叫晓彭,自称是济南农商行副监事长在微博公众号发了一篇名为《实名举报山东厅级干部生活淫乱,银行资产损失近30亿元》的文章。文章发布后,在朋友圈引起轩然大波。

  6月9日,济南农商行立马公开回应了此事,称该文章发布者捏造事实,对有关人员进行诽谤、恶意中伤,严重损害了我行(济南农商行)形象,严重侵害了有关人员名誉。

  同日,文章发布者正面“硬刚”,随即发布了《济南农商行实名举报者彭博的声明》的文章。其中,她在文章中称:“关于我举报的每一个字,我负全部责任,我经得起上级纪委每一个细节的质疑。”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场看似只是济南农商行副监事长因人事纠纷的“双方大战”,但举报文章中却提及了“30亿诈骗案”。

  究竟其中发生了什么呢?

  副监事长举报涉及“30亿诈骗案”

  6月8日,自称是济南农商行副监事长的晓彭发布文章《实名举报山东厅级干部生活淫乱,银行资产损失近30亿元》。

  根据文章内容,晓彭称,此前,她在原银监会山东银监局从事农村银行监管工作。2011年~2014年,她被山东省省联社党委任用为济南农村合作银行监事长,行政职级为副处级。

  2014年末,山东省联社筹备组建济南农商行,在组建农商行领导班子时,她发现自己的行政职级被时任山东省联社分管人事的副主任丁浩升写为“正科级”。

  当晓彭发现自己的职级被“人为”降低后,找到时任原银监会山东银监局副局长王忠坦、丁浩升要求更正。但将近一年的时间中,晓彭一直没有得到任何答复。期间,因不同意领导的蓄意降级,他们以此为由,山东省联社也未给晓彭安排工作。

  如果真如晓彭所言,为何她会遭到如此对待呢?

发财诗+绝杀三肖一门  据她所述,2013年,原工作单位某同事生孩子,邀她陪同一起去医院,她以工作忙为由没有陪同。后来,从该同事那里得知,她的孩子是时任省银监局副局长王忠坦的。而这个同事和王忠坦都有自己的家室。后来,该同事在王忠坦的关照提拔下,一路升为山东省城市商业银行合作联盟公司党委委员。与此同时,丁浩升也在系统内有着这种男女关系。

  晓彭认为,她与两个小三的往事构成了丁浩升、王忠坦对其打击报复的全部原因。

  在2015年11月,山东省省联社任用晓彭为济南农商行副监事长(副处级),但这是一个形同虚设的职位,济南农商行负责人马立军人从未下发分工文件给她,业务会、行务会议也不通知。只按照通知列席监事会而没有权利决策任何事。

  2019年2月14日至今,晓彭就“山东省联社及济南农商行某些领导涉嫌渎职、滥用职权、违法违纪及打击报复”等问题,曾向省纪委监委反映12次,向省委组织部反映8次,向国家领导人反映多次也转办到了省纪委监委。但是在涉事单位领导斡旋干预下,至今无任何查处结果,调查组没有与她见面。

  文章中,除了晓彭因自身被打压举报相关领导外,还谈到了一个30亿大案,牵扯山东省联社、济南农商行领导层。

  2015年3月,时任济南农商行副部长李丹雨私刻假济南农商行假公章,并建立假账户,伙同济南四家公司,在中间人——北京某票据中介公司的介绍下与大庆农商行做票据业务,至2016年9月被发现时,已涉嫌诈骗近30亿。

  李丹雨是因诈骗廊坊银行2亿元被移送至司法机关,而牵出30亿巨额资金诈骗大案,济南农商行本应当时向上级单位报送这起票据诈骗案重大事项进展情况,并通知大庆农商行及时中断该诈骗业务,共同向李丹雨等犯罪嫌疑人追回近30亿的信贷资金损失,但是因为济南农商行负责人马立军等担心自己被问责,恶意拖延,斡旋,隐瞒此事项。

  直至2018年4月,李丹雨当年做的诈骗的票据三年到期后,而这时,近30亿的诈骗资金已被犯罪分子挥霍一空。大庆农商行起诉济南农商行负一半责任,赔款近15亿。

  马立军涉嫌渎职仍在为自己开脱责任消除证据,对外把重大票据诈骗案说成是经济纠纷。省联社一把手孙开连利用职权包庇马立军,不按照规定将马立军采取停职。

  济南农商行:捏造事实

  该文章发布的第二天,济南农商行立马公开回应了此事。

  6月9日,济南农商行公开回应网上流传的“实名举报山东厅级干部生活淫乱”的文章。济南农商行回应称,举报人为了谋取更高的职位,被组织拒绝,多次信访未果后,刊发了文章,捏造事实,对有关人员进行诽谤、恶意中伤,严重损害了我行(济南农商行)形象,严重侵害了有关人员名誉。

  济南农商行微信公众 截图

  济南农商行在公开回应称,文章系济南农商银行原副监事长彭博所发,文中化名晓彭,并公开了彭博的个人信息。

  济南农商行称,因彭博想要谋取更高的职位,组织没有同意。为此,彭博以书面形式不断向国家和省信访局、省纪委等有关部门信访,省联社、济南农商银行对其反映的问题和诉求,逐一讲明政策,逐一明确回复,但彭博拒不服从组织安排和善意劝解。

  在公开回应中,济南农商行表示,为达到个人目的,自5月24日起,彭博陆续通过个别网站以及个人微信公众号发布信息,捏造事实,对有关人员进行诽谤、恶意中伤,严重损害了济南农商行形象,严重侵害了有关人员名誉。对此,相关受害人已经报案,目前司法部门已经立案。

  同时,该行称,对彭博本人以及因传播不实信息对济南农商行和有关人员造成严重不良影响的,济南农商行将保留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

  举报人再次发文:关于举报的每一个字,负全部责任

  济南农商行公开回应后,举报人彭博继续发文。

  6月9日,彭博发布了《济南农商行实名举报者彭博的声明》的文章。其中,彭博表示,济南农商行并没有正面回应其举报的所有问题,包括隐瞒30亿大案、领导情妇火速升迁、领导为妻子改档案、违规突击提拔干部、给空壳公司贷款百亿并吃回扣的问题。

  彭博进一步表示,济南农商行回应文章有三个要素:第一,其高中学历。第二,其曾经向信访局多次举报文章内容。第三,其所有举报内容均为虚假。

  同时,彭博在文章中称:“关于我举报的每一个字,我负全部责任,我经得起上级纪委每一个细节的质疑。”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济南农商行是经原银监会批准,在原山东济南润丰农村合作银行、济南市历城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济南市长清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基础上,以新设合并方式发起成立的股份制商业银行。截至2018年末,该行下设201个营业网点,包括1家营业部、88家支行和112家分理处。

  截至2018年末,济南农商行资产总计958.90亿元,同比增加6.31%;负债为900.87亿元,同比增加6.17%。

  2018年,济南农商行营收略增,但营业利润和净利润不增反减。2018年,该行实现营收23.97亿元,同比增加2.61%;营业利润为4.93亿元,同比减少6.63%;实现净利润3.78亿元,同比减少5.03%。

  2018年年报截图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8年济南农商行不良激增。截至2018年末,济南农商行不良贷款及垫款按照五级分类,次级类、可疑类、损失类贷款分别占总贷款比为0.81%、3.13%、0。

  根据原银监会印发的《贷款风险分类指引》,商业银行应将贷款划分为五类,包括正常类、关注类、次级类、可疑类和损失类,其中后三类统称为不良贷款。2018年,济南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为3.94%,而2017年该行不良贷款率为2.39%,较2017年增加1.55个百分点。

此文由 财富经融 编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首页?>?发财诗+绝杀三肖一门 ? 济南农商行被举报牵涉30亿诈骗 ??银行回应:恶意中伤 ?当事人称:对举报的每一个字负责

()
分享到:

相关推荐

评论 暂无评论